时 间 记 忆
最 新 评 论
最 新 日 志
最 新 留 言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友 情 连 接


 
 
 
enjoy
[ 2012-4-9 12:01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跑步,不是为了跑步,只为enjoy!愉悦自己,享受生命!
清晨,随意地跑,不为气喘吁吁,拒绝大汗淋漓,不会绕着跑道,计算自己跑了几圈。不,我是无功利的,我无需坚持,没有强迫自己,说那样能锻炼身体。累了就走走,有兴致了就停下来赏花,听着小鸟在枝头闹春。清晨,城市的空气不十分新鲜,十分新鲜的只是自己的心情,只要有一颗敏锐善感的心,就能感受到生活中许多细微的美好。
跑步,不需要呼朋引伴,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。我的世界并不寂寞。我忙着跟自己的心灵对话,我自己最懂我。跟自己对话的时候,才会卸下一切一切的虚伪,一切一切的客套,一切一切的拘束。我终于能做一个最真实最自由的自己。
我脑子里充满了诗意的烂漫。我欣赏一路的风景,我欣赏百态的人群。我看着小商贩们怎样开始为新一天的生意作准备(想着他们为生活的奔忙),看着老头老太怎样在公园里练歌、打太极(想着他们年轻的模样,想自己老后的状态),看着头上扎着四个冲天小辫的姑娘(想自己曾经走过的稚嫩),看着大卡车遇到道路修缮不能通过,一辆辆笨拙地打道回府;看着修路的一点点微小的进展;接受路人对我投来的注目眼光。生活也许是重复的,城市也许一成不变,唯有快乐永远新鲜。一天24个小时,总有一点时间,是必须留给跑步的,这是新的一天的开始,这个开始能让我精力充沛一整天。
……
 
 
 
一枝桃花一枝春
[ 2012-4-5 9:49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
明天不知搬哪。再加上和房东一起住,难免会有约束,而且北方的寒冬太可怕,我不知道我的花儿能不能忍受住这严寒的冬。


……
 
 
 
人性关怀
[ 2012-3-4 15:33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
有一位美国少女,意外怀孕了,当时她还在上学,男朋友也是和她一样大的孩子。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父亲和继母。继母说:“从现在起,我要给你做好吃的,让你健健康康地把宝宝生下来。”她的父亲忙着在报纸上、网上登信息,寻找可以收养这个孩子的家庭。最后他们选定了一对夫妇,这对夫妇喜欢孩子,自己却无法生育。妇女跟女孩的父亲取得了联系,怀胎十月,胎儿在母体中慢慢成长的每一点变化,这位准妈妈都了如指掌。生产那天,准妈妈欣喜若狂地跑去医院了,当孩子生下来,她觉得,这就是她的孩子,只不过被上帝安排在另一个人的肚子里。女孩生完了孩子,回到了学校,她和孩子的亲生父亲依然是好朋友。

这是一部美国电影,整个电影里都充满了人性的温馨。但是这样的故事,却绝不可能发生在中国的土壤里。

美国总是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,我们在教科书上在回敬他:美国的人权高于别国的主权。但是现在想,人家说的也不无道理。人家的公民权利比你完善,人家的社会制度比你开放。就文学而言,《金瓶梅》之所以成为中国第一部奇书,是因为它是中国第一部描写世情,描写普通人的小说,在此之前的中国文学,关注的莫不是王朝的更迭、帝王将相、名人轶事,很少有人把视角转向市井小民。而西方文学关注得更多的是人性,关注人的内心,人才是至高无上的。


……
 
 
 
唯物主义下,我们还能信仰什么
[ 2012-2-16 11:42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
有时候,很想信一门宗教。相信生死轮回,相信有个天堂和上帝。

可是,打小学起,我就一直接受唯物主义教育。从心理上知道宗教是一门欺骗。

欺骗又如何呢,自欺又如何呢,至少,它能让我们获得心灵上的平和。

茫茫宇宙,茫茫自然界,茫茫人海,无涯的时间,渺渺的生命,一晃而逝。我们,是其中的一个存在。当这个存在消失,所有的所有,不再与我们相关。

你功成名就也好,你影响世界也罢,你默默无闻也成。结果,那结果对你一个曾经存在、永远消失的个体而言,又能有什么呢。

我们想着努力挣钱,买房买车。可是我们吃好喝好也是这么过,没吃没喝也是这样过,到生命的尽头,一切能有什么不同。

到底,生命的意义是什么。我们能够信仰什么。

信仰真、善、美,信仰科学、信仰奉献?信仰努力工作,吃好喝好?信仰精神的平和?

或许我们应该追求幸福,幸福却各有定义,存在于我们的脑海里。


……
 
 
 
有点异端···
[ 2010-12-30 22:34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
曾几何时,我们肯定男尊女卑,肯定三寸金莲;曾几何时,我们拥护红卫兵,抵制牛仔裤;曾几何时,我们嘲笑二奶,嘲笑未婚先孕,嘲笑同性恋。

传统道德一定合理?现行法律一定合情?固有秩序没有缺陷?

一夫一妻制好吗?中国男多女少,发展下去,条件差的男人找不到媳妇,于是拐卖妇女儿童大行其事,那法律还解决得了吗?谁能否认性欲的合理性?谁又能剥夺人类繁衍的权利?生活的物质满足也是人所追求的,哪个女人不愿意嫁给有钱的优秀男人?这少部分优秀男人同时占有几个女人,也是你情我愿,却有何不可?


……
 
 
 
所谓妹妹
[ 2009-12-19 17:53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兄妹关系是男女间第一大暧昧关系了,我觉得。两个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人,还哥哥妹妹的叫得挺热乎,别扭不别扭啊。以为打着兄妹的旗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接近?让比朋友亲一点比情人淡一点的关系合法化?
我很幸运地做了别人的嫂子,还不只一个。有一个妹妹非要我,见就见呗,都叫嫂子了,我当然得拿出点通情达理深明大义的气度来,我还自作聪明地站在她的立场理解她的感受。结果这个90后的思想太先进我跟不上。还有一个妹妹,网上聊得挺勤快竟然是我们学校的,我却一无所知。我曾经咬着牙说,反正你们总得嫁人吧。因为我相信你可是,可是我何德何能啊,你既然这么受女生欢迎,何苦找我来?
你可以拥有红颜知己可是,可是如果我找蓝颜知己呢。
我们在网吧相识在贴吧重识,当时你发贴,说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,大概你有收藏妹妹的癖好。
……
 
 
 
或者
[ 2009-12-2 13:50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我目睹了两个最近的人离开,高补的时睡我邻床的室友,以及我的二姐。一个主动放弃生命,一个被生命所抛弃。
室友自杀后,其实我没有太悲伤,因为那是她自己选择的路,再怎么错误,至少她认为是个解脱。而我的二姐,病床上依然喜欢照镜子,喜欢看杂志,喜欢回忆的时候微笑,喜欢翻一下报考的书籍。她喜欢吃绿豆的雪糕,冰八宝粥,三品王的米粉,被病痛折磨的时候会戴上耳机听着音乐大声歌唱,当我推着她在医院大楼外的时候她会羡慕地看着行人,对我说自己何时才能够再穿上高跟鞋。如此坚强如此热爱生活的她争不过命运。
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太过理智的我最先只想到年迈的父母。也许事情平息之后回忆与心痛才会点点渗透。
生只是一个过程,而死亡才是永恒的命题。悲观一点说,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,生命就是如此脆弱和不确定。当意识到死亡逼近,那也许是太可怕的事情。如花似玉的年龄,好多梦想以为能去实践,好多人好多事还没有结局。。。
再看到电视韩剧里死亡的镜头时,我不会再嗤之以鼻,因为生活确实可以就这样。电视或者小说只是在描写生活。新闻报道上几几几名人员死亡,那不是一些数字,是生命,是一群人的记忆。“死者亦已歌,亲戚或余悲”,呵呵。
我们该好好考虑活着的问题了。
……
 
 
 
天使曾经离开
[ 2009-12-2 13:46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中秋那天早上,发个短信给你,你说病情加重,时间不多了。我以为不是你,因为你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病情。
六号,收到你病情突然加剧的消息,你已经神志不清。
九号凌晨,你告别了这个世界。说实话我不相信天堂也不信来生,人死了魂就散了,所有的一切已经没有意义。
去你空间,看你曾经的痕迹,很多事,很多你来过的气息。
没有回去看你,只是听说你的样子很安详,无从知道一个人得知早已被死亡宣判会有怎样的情绪。你那么年轻,那么爱美,你坚持地与病魔与命运苦苦抗争。你不会输,这你从不怀疑。
我也多半不相信,因为你好端端的,怎么就人定不能胜天。
你的朋友说,天堂里没有病痛。
天堂,每个人都会去。
人总是在事后才说珍惜珍惜,如果再经历一次,过程,真能有多少不同?
今天,很用力地看蓝色的天空飘着白云。阳光正好,风却寒冷透骨。深吸一口空气。
我还是忍不住纪念你了,你走了多少天。要是朋友路过,请别说话好吗。
……
 
 
 
地下铁 
[ 2009-12-2 13:41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 
茫茫人海,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的机率,有多大?
她是无意间发现他的,她的心陡然跳起,眼睛穿越众人直直地盯住他,视线再也不肯移开。
他戴着黑框的半矩架眼镜,平头,下巴留有几根小胡子。肩上背着书包,一手还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。他站在地铁的门口,显然是刚刚上车。这会是他吗?她心里想着。焦灼地看着他的侧脸。她的心事飘移。
是的可能是她,她多希望是他,即使这样的可能还远远不到万分之一。
……
 
 
 
坏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
[ 2009-7-5 8:24:00 | By: 楼兰叠影 ]
 

一大早起来,看到很多晨读的人,感觉,那是一种神圣。

 考试了,还有两门专业课。

一大早,骑着车,买报纸,上网吧,很久不上网了,很久了。

一决定写日志的时候,总摆不脱略略感伤的情绪。计划曾经很多,只是都赶不上变化快,于是到后来,索性连计划都免掉了。学期刚开始的时候,谁都想好好学习,考分高了永远都是一件好看的事。再后来的观念,六十分万岁,多一分浪费,还真是这点志气。不折不扣。

反复地决定暑假要不要回家,反复得真久。我很少跟别人说自己的事,因为没意义。第一次,有个男生介入了我的世界,第一次变得啰嗦,第一次无话不说,包括几点吃饭几点上厕所。


……
 
 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4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